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京学子的博客

历史地理学与历史水文学的交接点

 
 
 

日志

 
 

科学时报:变暖的西藏带来洪患隐忧  

2008-10-30 09:5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时报:变暖的西藏带来洪患隐忧

 

编者按

 

10月26日至28日,西藏东部出现大范围的特大雪(雨)天气。这次天气是西藏有气象资料以来出现强降雪站点最多、范围最广的一次较强过程。已连续度过9年暖冬的西藏,今冬天气的变化趋势成为一个令人揪心的悬念。

 

事实上,伴随气候变化的加剧,西藏的地方官员们也在暗自担心这趟“气候列车”最终会将牧民带向何处,他们意识到了变化,但却苦于缺乏应对的技术。更要命的是,作为多条大江大河的源头,西藏的升温增加了下游洪灾的威胁,其程度有多严重,科学家还不能给出答案。

 

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推出三篇报道,关注气候变化条件下的西藏。此为第一篇。

 

“日子变好了!”68岁的布交家住西藏那曲县娘曲村,他对这几年的气候很满意。冬天不像小时候那么冷了,夏季越来越暖和,尤其是今年冬天,没有下大雪,六七月份丰沛的雨水则使草木旺盛,牛儿羊儿欢欣鼓舞地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夏季。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布交老人有同样的感受。那曲县副县长冉毅的描述很简单:“上世纪70年代穿厚毛衣,80年代穿羊毛衫,去年从5月到8月我一直穿着T恤衫。”但他在享受温暖湿润的天气时,夹杂着恐慌,“这不一定是件好事”。

 

那曲地区行政公署副专员江村旺扎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甚至用了“适应危机”这个词,“我们知道气候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变得越来越暖和了,但我们心里没数,因为没有足够的技术支撑来应对这种变化。”

 

在西藏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官员们面对越来越捉摸不定的气候,惴惴不安。

 

那曲水患

 

让那么切乡书记边巴扎西最受震动的是,2004年一些村子发生了“怪事情”:当时,边巴扎西挨家挨户去查看,发现每户房子放置炉子的地方往上冒水。牧民们不知是何原因。“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儿。”边巴扎西对《科学时报》说。

 

冒出的水在房子里结了冰,气温升高后,房内潮气上涌,一股股难闻的气味充斥了房间。很多房子的地基被水泡了,随之出现倒塌的危情。当地老人们认为,这是“老天爷非常地生气,所以变脸了”。边巴扎西很理解这些老人。他告诉记者,“老一辈人对于他们那个时代的气候变化可以说出规律,但现在他们说不出来了,所以转而求助神灵。”

 

他分析,“‘怪现象’是因为天气变暖,冰川消融、地下冻土层软化等因素,使地表水和地下水通过复杂地形,沿着地面薄弱的地方冒出来。”

 

更为严重的是冰川融水、雨水增多使乃日平错、错鄂的湖水正慢慢地溢出来,逐步淹没周边的天然草地,逼近人类的居住地。错鄂湖尤为危险,向前足足推进了66米,距牧民居住区仅剩15米。

 

边巴扎西列了一张清单:2004年以后,湖水扩张,淹没了沿湖村庄近3万亩天然草场,有258户牧民受灾。在那么切乡,自家草场被淹没的牧民迁移到别的村,各村的草场都已经实行了承包制,村里留了一些公用草场,现在将这些草场分给了新迁来的牧民,由此草畜矛盾更加突出。

 

江村旺扎说:“整个那曲中西部地区共有117个湖泊出现水位上涨。这里的6县(区)从1990年以来共淹没草场158万亩,有1395户、6610人被迫搬迁,现在仍有5000多名牧民受到湖水上涨威胁,需要搬迁。”

 

但如果湖水持续上涨,将有更多的牧民需要搬迁,那时该怎么办,让他们向哪里迁移?这是地区官员们迫在眉睫的焦虑。

 

大雪悬念

 

西藏自治区气象局副局长丹增顿珠最近一直在担心今年冬天会不会出现雪灾或者异常天气。他对《科学时报》说:“昨天(西藏自治区)主席就询问我这件事,他也非常着急。”

 

10月26日至28日的这场大雪,似乎是丹增顿珠这一担心的提前应验。

 

自1997年~1998年的大雪灾后,近几年冬天西藏地区基本没有发生大的灾害天气。根据当地老人们的经验,西藏地区大约每10年会有一次较大雪灾。

 

“这些年,西藏地区确实没有特大雪灾发生。”丹增顿珠说。自1998年~2007年,西藏地区连续出现暖冬,冬季平均温度明显偏高。近35年,位居前四位的暖冬都出现在2000年以后。特别是去年冬季,西藏地区平均温度距平高出常年值0.5℃~2.8℃。

 

丹增顿珠总结西藏地区气候变化的另一个特点是,“高海拔地区比低海拔地区增温要强,尤其在4000米以上地区升温最强。各个季节均表现出增暖趋势,但冬季和秋季变暖尤为突出”。

 

江村旺扎提供的一份气象站观测资料显示:藏北地区一次雪灾的面积往往比较广阔,一般在10万平方公里以上。藏北那曲地区的中东部是易灾区,每次遭灾都特别严重且持续时间都比较长。

 

早在100多年前,印度科学家已经注意到青藏高原冬天的积雪(特别是喜马拉雅山的积雪)如果多的话,来年的印度洋季风就会弱。上世纪70年代,我国科学家陈列庭和阎志新就提出青藏高原的积雪可能影响来年的长江流域和长江以南地区的降水。

 

利用青藏高原积雪和长江中下游降水的关系,科学家曾成功预测了1998年的大洪水。实际上,丹增顿珠已经接到来自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问询,“他们十分关注今年西藏地区的积雪状况”。

 

冰融涌动着未知

 

中科院纳木错多圈层综合观测研究站离那曲仅几个小时的车程。观测站站长、中科院青藏研究所研究员康世昌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说:“在纳木错流域的冰川中,扎当、拉弄、爬努、西布等冰川近30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缩。”

 

冰融给湖泊带来了丰富的补水。遥感监测显示,纳木错面积从1970年的1942.86平方公里,到2000年已扩张到1981.01平方公里。但由于纳木错站建站时间短,数据积累相对较少,严谨的康世昌不肯给出更多的答案。

 

青藏高原气候变化监测服务系统项目论证会发布的信息是:青藏高原冰川年均减少131.4平方公里,而且近年来有加速消减的趋势。高原边缘部分雪线退缩强烈,腹地逐渐趋于平衡,退缩最大距离为350米,一般为100~150米。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姚檀栋对《科学时报》说:“过去40年里,高亚洲冰川面积减少了7%。青藏高原气候显著变暖,是导致冰川大范围退缩的主因,在降水减少地区,冰川退缩更为严重。”

 

冰川消融对当地的威胁是湖水上涨或形成冰碛湖。冰碛湖不时有溃决现象发生,给下游居民生活带来潜在危险。

 

2007年世界环境日的主题是“冰川消融,后果堪忧”,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冰川消融似乎离自己还很遥远。

 

但姚檀栋提出的疑问将远隔千里之外的居民也带进了冰川消融的危机中。他问:“青藏高原冰川是长江、黄河、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等许多大江大河的源头。冰川退缩对河水流量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将如何影响洪水的频率与强度?青藏高原的冰川退缩对湖水上涨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中国在全球变暖面前可能会特别脆弱。有科学家曾指出,冰川融化引发的洪水可能淹没上海、深圳这两大经济中心。气温升高将令居住在中国半干旱地区的一大半靠天吃饭的农民面临严峻考验。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考察了南极乔治王岛和智利国家公园后,对发生在眼下的冰川迅速融化忧心忡忡。全世界有66亿人口,有30亿左右分布在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地区。如果青藏高原的冰川都融化为水,以后的农业生产怎么办?在去年的巴厘岛气候变化峰会上,潘基文说:“时间不多了,希望你们作出明智的决定。”

 

一切答案都需要科学家更多的研究。姚檀栋表示:“可能需要3年左右的时间,科学家才能找到比较准确的答案。”

 

《科学时报》 (2008-10-30 A1 要闻)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