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京学子的博客

历史地理学与历史水文学的交接点

 
 
 

日志

 
 

简论文明的生态史观(周鸿)  

2013-01-30 21:49:47|  分类: 学术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论文明的生态史观

周鸿

  内容提要:文明是某一地域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文化的地理、时间和空间的三维进程。文明的起源、文明的延续以至文明的衰亡,都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古文明的兴衰证明,文明靠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必须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来适应新的环境。文明是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人通过文化对环境产生生态适应,并达到一种动态平衡,而文明则是某一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人类的生态文明,强调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提倡生态建设,强调发展清洁生产技术和绿色产品,倡导文明适度的消费方式和生态文明社区的建设。

  人类的文明史是一部人与自然的关系史。从人类产生,便有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人类创造的文明,总是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息息相关的。研究人类的文化与文明和环境的关系的历史观,就是文明的生态史观。

  人是生物的人,更是社会的人。作为生物的人,人对环境的生物生态适应使人类产生不同的人种和不同的体质形态。作为社会的人,人以不同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以自己创造的全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来实现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这就是人类的文化。正因为人类拥有文化,人类便成为大千世界所有物种中最具智慧、最能适应环境的高等动物。

  人的生物生态适应通过遗传而获得,而人的文化生态适应则是通过文化的共享,一代一代地传递。环境是多样化的,人类的文化也是多样化的,文化的进化导致整个人类社会的进化。人类用文化来适应环境,也用文化来改造环境。人类的生物生态环境在进化,从原始的自然环境进化到自然环境、人工环境和文化环境的复合环境。人类的社会生态环境也在进化,从而有了人类文化的演进。但是,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有一个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发展的过程,人类创造的某些文化,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是与环境相适应的。但是,同样的文化,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在人与自然的关系发生变化的时候,就不再与环境相适应,甚至造成对环境的巨大破坏。总的来说,人类创造的某些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不是与环境协同共进,就是在环境的巨大变迁中由于不能创造新的文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而导致生态危机、资源耗尽,以及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战争、疾病等等,甚至会造成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的彻底破坏,导致文化的退化和文明的衰亡。

  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文明是某一地域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文化的地理、时间和空间的三维进程。文明的起源、文明的延续以至文明的衰亡,都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地理因素为主的自然环境在人类早期文明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生产力极端低下的情况下,自然环境的优越、水源的便利和有利耕作的沃土,使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古中华等文明古国,都成为人类古文明的摇篮,人类社会依靠河流及其流域的沃土来进行耕作,并以此来加速自己的聚合。文明一经形成,人类就开始把自己的摇篮编织得越来越大,甚至可以从摇篮中走下来,依靠自身的智力,去创造适宜于自己生活的环境,去攀登文明进化的高峰。但是,不论人类文明如何进步,不论是古文明的摇篮,还是现代文明的居地,都离不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许多历史学家把古文明衰亡的原因归咎于战争和统治者的荒淫,而很少注意到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战争不可能把一个辉煌的文明全部毁灭,真正使一个辉煌的古文明彻底消亡的原因,是支撑这个文明的自然资源的彻底破坏。当然,战争和其他方面的诸多因素,可以加速支撑文明的自然资源的耗尽。人类创造的农业文明使地球上出现了一个个辉煌灿烂的古文明,由于古代人不可能像现代人这样认识环境与其支撑的文明之间的关系,古巴比伦文明、地中海的米诺斯文明、腓尼基文明、玛雅文明、撒哈拉文明等,一个个随着人类早期农业对土地的不合理的利用,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态学的原因最终消亡了,那里原来充满绿色底蕴的土地变成了黄色的沙漠。古文明的兴衰证明,文明靠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必须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来适应新的环境。古文明的衰亡还证明,某一地区的社会文化与环境组成一个具一定结构和功能的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文明则是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中,人通过文化对环境产生生态适应,并达到一种动态平衡,而文明则是某一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可以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主要是利用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进步来适应新的环境,这样,在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反之,当原有的文化已经不能适应变化的环境,变化了的环境已经支撑不了这一地区的文明的时候,文明便衰亡了。历史证明,古文明的衰亡往往发生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结构较为简单、文化比较单一、文化水平比较落后的地区。

  透过文明的生态史观看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孕育着深刻的危机: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耗损、酸雨现象、森林资源大量毁灭、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水资源危机、垃圾成灾和环境污染等。这迫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文化来挽救支撑人类文明的环境,这种新文化就是生态文化。

  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协同发展的文化。在人类对地球环境的生态适应过程中,人创造了文化来适应自己的生存环境,发展文化以促进文化的进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随着人口、资源、环境问题的尖锐化,为了使环境的变化朝着有利于人类文明进化的方向发展,人类必须调整自己的文化来修复由于旧文化的不适应而造成的环境退化,创造新的文化来与环境协同发展、和谐共进。生态文化的核心是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人类文明史上已走过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现在已进入一个崭新的生态文明时代。在过去的两个文明时代,特别是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发展是以征服自然以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在资源开发方面,只注重大规模采掘自然资源,以获得最大的财富,而很少关注资源的保护与再生。在生产方面,只注重利润最高的主产品的生产,而将其余的物质都作为废物丢弃了。所使用的技术与装备也大多是单程式的,使原料变成产品加废物,而没有废物回收、再利用等生产环节和技术装备。在消费方面,用后即丢成为一种消费方式,垃圾造成的环境影响是巨大的,而且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来承受其后果。人类的生态文明,强调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提倡生态建设,强调发展清洁生产技术和绿色产品,倡导文明适度的消费方式和生态文明社区的建设。

  甚至造成对环境的巨大破坏。总的来说,人类创造的某些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不是与环境协同共进,就是在环境的巨大变迁中由于不能创造新的文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而导致生态危机、资源耗尽,以及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战争、疾病等等,甚至会造成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的彻底破坏,导致文化的退化和文明的衰亡。

  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文明是某一地域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文化的地理、时间和空间的三维进程。文明的起源、文明的延续以至文明的衰亡,都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地理因素为主的自然环境在人类早期文明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生产力极端低下的情况下,自然环境的优越、水源的便利和有利耕作的沃土,使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古中华等文明古国,都成为人类古文明的摇篮,人类社会依靠河流及其流域的沃土来进行耕作,并以此来加速自己的聚合。文明一经形成,人类就开始把自己的摇篮编织得越来越大,甚至可以从摇篮中走下来,依靠自身的智力,去创造适宜于自己生活的环境,去攀登文明进化的高峰。但是,不论人类文明如何进步,不论是古文明的摇篮,还是现代文明的居地,都离不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许多历史学家把古文明衰亡的原因归咎于战争和统治者的荒淫,而很少注意到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战争不可能把一个辉煌的文明全部毁灭,真正使一个辉煌的古文明彻底消亡的原因,是支撑这个文明的自然资源的彻底破坏。当然,战争和其他方面的诸多因素,可以加速支撑文明的自然资源的耗尽。人类创造的农业文明使地球上出现了一个个辉煌灿烂的古文明,由于古代人不可能像现代人这样认识环境与其支撑的文明之间的关系,古巴比伦文明、地中海的米诺斯文明、腓尼基文明、玛雅文明、撒哈拉文明等,一个个随着人类早期农业对土地的不合理的利用,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态学的原因最终消亡了,那里原来充满绿色底蕴的土地变成了黄色的沙漠。古文明的兴衰证明,文明靠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必须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来适应新的环境。古文明的衰亡还证明,某一地区的社会文化与环境组成一个具一定结构和功能的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文明则是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中,人通过文化对环境产生生态适应,并达到一种动态平衡,而文明则是某一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可以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主要是利用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进步来适应新的环境,这样,在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反之,当原有的文化已经不能适应变化的环境,变化了的环境已经支撑不了这一地区的文明的时候,文明便衰亡了。历史证明,古文明的衰亡往往发生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结构较为简单、文化比较单一、文化水平比较落后的地区。

  透过文明的生态史观看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孕育着深刻的危机: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耗损、酸雨现象、森林资源大量毁灭、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水资源危机、垃圾成灾和环境污染等。这迫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文化来挽救支撑人类文明的环境,这种新文化就是生态文化。

  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协同发展的文化。在人类对地球环境的生态适应过程中,人创造了文化来适应自己的生存环境,发展文化以促进文化的进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随着人口、资源、环境问题的尖锐化,为了使环境的变化朝着有利于人类文明进化的方向发展,人类必须调整自己的文化来修复由于旧文化的不适应而造成的环境退化,创造新的文化来与环境协同发展、和谐共进。生态文化的核心是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人类文明史上已走过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现在已进入一个崭新的生态文明时代。在过去的两个文明时代,特别是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发展是以征服自然以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在资源开发方面,只注重大规模采掘自然资源,以获得最大的财富,而很少关注资源的保护与再生。在生产方面,只注重利润最高的主产品的生产,而将其余的物质都作为废物丢弃了。所使用的技术与装备也大多是单程式的,使原料变成产品加废物,而没有废物回收、再利用等生产环节和技术装备。在消费方面,用后即丢成为一种消费方式,垃圾造成的环境影响是巨大的,而且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来承受其后果。人类的生态文明,强调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提倡生态建设,强调发展清洁生产技术和绿色产品,倡导文明适度的消费方式和生态文明社区的建设。

  甚至造成对环境的巨大破坏。总的来说,人类创造的某些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不是与环境协同共进,就是在环境的巨大变迁中由于不能创造新的文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而导致生态危机、资源耗尽,以及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战争、疾病等等,甚至会造成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的彻底破坏,导致文化的退化和文明的衰亡。

  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文明是某一地域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文化的地理、时间和空间的三维进程。文明的起源、文明的延续以至文明的衰亡,都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地理因素为主的自然环境在人类早期文明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生产力极端低下的情况下,自然环境的优越、水源的便利和有利耕作的沃土,使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古中华等文明古国,都成为人类古文明的摇篮,人类社会依靠河流及其流域的沃土来进行耕作,并以此来加速自己的聚合。文明一经形成,人类就开始把自己的摇篮编织得越来越大,甚至可以从摇篮中走下来,依靠自身的智力,去创造适宜于自己生活的环境,去攀登文明进化的高峰。但是,不论人类文明如何进步,不论是古文明的摇篮,还是现代文明的居地,都离不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许多历史学家把古文明衰亡的原因归咎于战争和统治者的荒淫,而很少注意到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战争不可能把一个辉煌的文明全部毁灭,真正使一个辉煌的古文明彻底消亡的原因,是支撑这个文明的自然资源的彻底破坏。当然,战争和其他方面的诸多因素,可以加速支撑文明的自然资源的耗尽。人类创造的农业文明使地球上出现了一个个辉煌灿烂的古文明,由于古代人不可能像现代人这样认识环境与其支撑的文明之间的关系,古巴比伦文明、地中海的米诺斯文明、腓尼基文明、玛雅文明、撒哈拉文明等,一个个随着人类早期农业对土地的不合理的利用,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态学的原因最终消亡了,那里原来充满绿色底蕴的土地变成了黄色的沙漠。古文明的兴衰证明,文明靠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必须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来适应新的环境。古文明的衰亡还证明,某一地区的社会文化与环境组成一个具一定结构和功能的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文明则是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中,人通过文化对环境产生生态适应,并达到一种动态平衡,而文明则是某一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可以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主要是利用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进步来适应新的环境,这样,在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反之,当原有的文化已经不能适应变化的环境,变化了的环境已经支撑不了这一地区的文明的时候,文明便衰亡了。历史证明,古文明的衰亡往往发生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结构较为简单、文化比较单一、文化水平比较落后的地区。

  透过文明的生态史观看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孕育着深刻的危机: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耗损、酸雨现象、森林资源大量毁灭、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水资源危机、垃圾成灾和环境污染等。这迫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文化来挽救支撑人类文明的环境,这种新文化就是生态文化。

  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协同发展的文化。在人类对地球环境的生态适应过程中,人创造了文化来适应自己的生存环境,发展文化以促进文化的进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随着人口、资源、环境问题的尖锐化,为了使环境的变化朝着有利于人类文明进化的方向发展,人类必须调整自己的文化来修复由于旧文化的不适应而造成的环境退化,创造新的文化来与环境协同发展、和谐共进。生态文化的核心是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人类文明史上已走过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现在已进入一个崭新的生态文明时代。在过去的两个文明时代,特别是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发展是以征服自然以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在资源开发方面,只注重大规模采掘自然资源,以获得最大的财富,而很少关注资源的保护与再生。在生产方面,只注重利润最高的主产品的生产,而将其余的物质都作为废物丢弃了。所使用的技术与装备也大多是单程式的,使原料变成产品加废物,而没有废物回收、再利用等生产环节和技术装备。在消费方面,用后即丢成为一种消费方式,垃圾造成的环境影响是巨大的,而且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来承受其后果。人类的生态文明,强调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提倡生态建设,强调发展清洁生产技术和绿色产品,倡导文明适度的消费方式和生态文明社区的建设。

  甚至造成对环境的巨大破坏。总的来说,人类创造的某些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不是与环境协同共进,就是在环境的巨大变迁中由于不能创造新的文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而导致生态危机、资源耗尽,以及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战争、疾病等等,甚至会造成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的彻底破坏,导致文化的退化和文明的衰亡。

  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文明是某一地域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文化的地理、时间和空间的三维进程。文明的起源、文明的延续以至文明的衰亡,都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地理因素为主的自然环境在人类早期文明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生产力极端低下的情况下,自然环境的优越、水源的便利和有利耕作的沃土,使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古中华等文明古国,都成为人类古文明的摇篮,人类社会依靠河流及其流域的沃土来进行耕作,并以此来加速自己的聚合。文明一经形成,人类就开始把自己的摇篮编织得越来越大,甚至可以从摇篮中走下来,依靠自身的智力,去创造适宜于自己生活的环境,去攀登文明进化的高峰。但是,不论人类文明如何进步,不论是古文明的摇篮,还是现代文明的居地,都离不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许多历史学家把古文明衰亡的原因归咎于战争和统治者的荒淫,而很少注意到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战争不可能把一个辉煌的文明全部毁灭,真正使一个辉煌的古文明彻底消亡的原因,是支撑这个文明的自然资源的彻底破坏。当然,战争和其他方面的诸多因素,可以加速支撑文明的自然资源的耗尽。人类创造的农业文明使地球上出现了一个个辉煌灿烂的古文明,由于古代人不可能像现代人这样认识环境与其支撑的文明之间的关系,古巴比伦文明、地中海的米诺斯文明、腓尼基文明、玛雅文明、撒哈拉文明等,一个个随着人类早期农业对土地的不合理的利用,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态学的原因最终消亡了,那里原来充满绿色底蕴的土地变成了黄色的沙漠。古文明的兴衰证明,文明靠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必须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来适应新的环境。古文明的衰亡还证明,某一地区的社会文化与环境组成一个具一定结构和功能的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文明则是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中,人通过文化对环境产生生态适应,并达到一种动态平衡,而文明则是某一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可以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主要是利用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进步来适应新的环境,这样,在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反之,当原有的文化已经不能适应变化的环境,变化了的环境已经支撑不了这一地区的文明的时候,文明便衰亡了。历史证明,古文明的衰亡往往发生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结构较为简单、文化比较单一、文化水平比较落后的地区。

  透过文明的生态史观看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孕育着深刻的危机: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耗损、酸雨现象、森林资源大量毁灭、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水资源危机、垃圾成灾和环境污染等。这迫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文化来挽救支撑人类文明的环境,这种新文化就是生态文化。

  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协同发展的文化。在人类对地球环境的生态适应过程中,人创造了文化来适应自己的生存环境,发展文化以促进文化的进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随着人口、资源、环境问题的尖锐化,为了使环境的变化朝着有利于人类文明进化的方向发展,人类必须调整自己的文化来修复由于旧文化的不适应而造成的环境退化,创造新的文化来与环境协同发展、和谐共进。生态文化的核心是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人类文明史上已走过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现在已进入一个崭新的生态文明时代。在过去的两个文明时代,特别是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发展是以征服自然以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在资源开发方面,只注重大规模采掘自然资源,以获得最大的财富,而很少关注资源的保护与再生。在生产方面,只注重利润最高的主产品的生产,而将其余的物质都作为废物丢弃了。所使用的技术与装备也大多是单程式的,使原料变成产品加废物,而没有废物回收、再利用等生产环节和技术装备。在消费方面,用后即丢成为一种消费方式,垃圾造成的环境影响是巨大的,而且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来承受其后果。人类的生态文明,强调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提倡生态建设,强调发展清洁生产技术和绿色产品,倡导文明适度的消费方式和生态文明社区的建设。

  甚至造成对环境的巨大破坏。总的来说,人类创造的某些文化在发展过程中,不是与环境协同共进,就是在环境的巨大变迁中由于不能创造新的文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而导致生态危机、资源耗尽,以及各式各样的社会问题———战争、疾病等等,甚至会造成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的彻底破坏,导致文化的退化和文明的衰亡。

  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文明是某一地域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文化的地理、时间和空间的三维进程。文明的起源、文明的延续以至文明的衰亡,都与支撑文明的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地理因素为主的自然环境在人类早期文明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生产力极端低下的情况下,自然环境的优越、水源的便利和有利耕作的沃土,使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古中华等文明古国,都成为人类古文明的摇篮,人类社会依靠河流及其流域的沃土来进行耕作,并以此来加速自己的聚合。文明一经形成,人类就开始把自己的摇篮编织得越来越大,甚至可以从摇篮中走下来,依靠自身的智力,去创造适宜于自己生活的环境,去攀登文明进化的高峰。但是,不论人类文明如何进步,不论是古文明的摇篮,还是现代文明的居地,都离不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

  许多历史学家把古文明衰亡的原因归咎于战争和统治者的荒淫,而很少注意到支撑文明的生态环境。文明的生态史观认为,战争不可能把一个辉煌的文明全部毁灭,真正使一个辉煌的古文明彻底消亡的原因,是支撑这个文明的自然资源的彻底破坏。当然,战争和其他方面的诸多因素,可以加速支撑文明的自然资源的耗尽。人类创造的农业文明使地球上出现了一个个辉煌灿烂的古文明,由于古代人不可能像现代人这样认识环境与其支撑的文明之间的关系,古巴比伦文明、地中海的米诺斯文明、腓尼基文明、玛雅文明、撒哈拉文明等,一个个随着人类早期农业对土地的不合理的利用,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态学的原因最终消亡了,那里原来充满绿色底蕴的土地变成了黄色的沙漠。古文明的兴衰证明,文明靠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必须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来适应新的环境。古文明的衰亡还证明,某一地区的社会文化与环境组成一个具一定结构和功能的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文明则是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动态平衡。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中,人通过文化对环境产生生态适应,并达到一种动态平衡,而文明则是某一文化对环境的社会生态适应的全过程。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环境发生变迁,人类可以通过文化的进步和更新,主要是利用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进步来适应新的环境,这样,在文化的发展过程中,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反之,当原有的文化已经不能适应变化的环境,变化了的环境已经支撑不了这一地区的文明的时候,文明便衰亡了。历史证明,古文明的衰亡往往发生在自然—社会—文化复合生态系统的结构较为简单、文化比较单一、文化水平比较落后的地区。

  透过文明的生态史观看现代文明,现代文明孕育着深刻的危机:温室效应加剧、臭氧层耗损、酸雨现象、森林资源大量毁灭、水土流失、土地沙漠化、水资源危机、垃圾成灾和环境污染等。这迫使人类必须创造新的文化来挽救支撑人类文明的环境,这种新文化就是生态文化。

  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协同发展的文化。在人类对地球环境的生态适应过程中,人创造了文化来适应自己的生存环境,发展文化以促进文化的进化来适应变化的环境。随着人口、资源、环境问题的尖锐化,为了使环境的变化朝着有利于人类文明进化的方向发展,人类必须调整自己的文化来修复由于旧文化的不适应而造成的环境退化,创造新的文化来与环境协同发展、和谐共进。生态文化的核心是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人类文明史上已走过农业文明时代和工业文明时代,现在已进入一个崭新的生态文明时代。在过去的两个文明时代,特别是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发展是以征服自然以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为目的的。在资源开发方面,只注重大规模采掘自然资源,以获得最大的财富,而很少关注资源的保护与再生。在生产方面,只注重利润最高的主产品的生产,而将其余的物质都作为废物丢弃了。所使用的技术与装备也大多是单程式的,使原料变成产品加废物,而没有废物回收、再利用等生产环节和技术装备。在消费方面,用后即丢成为一种消费方式,垃圾造成的环境影响是巨大的,而且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来承受其后果。人类的生态文明,强调的是自然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保护,提倡生态建设,强调发展清洁生产技术和绿色产品,倡导文明适度的消费方式和生态文明社区的建设。

《光明日报》 2000年08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