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京学子的博客

历史地理学与历史水文学的交接点

 
 
 

日志

 
 

新西兰中国学研究新进展  

2013-09-29 08:38: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西兰的中国学研究处于不断变化之中。早期,在该领域占主导的是一些颇有中国经验的专家,但是随着中国文学、语言、艺术及文化等人文研究的开展,新西兰的中国学开始深入到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如今,中国学研究在新西兰正步入主流研究,在未来还将继续发展。

  早期中国学专家有旅居中国经验

  新西兰早期的中国学专家中,有的是曾经去过中国的记者或游客,他们中很多人都积极参与到中国的社会、政治及文化生活之中。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路易·艾黎(Rewi Alley)。艾黎于上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居住于中国。以“工合”为口号,他发起了中国工业合作社运动,使“工合”为国际社会所知晓。艾黎建立了数以千计的工业合作社,1940年代还在技术学校中培训新的中国工程师。其著作既有政治、社会经济评论,如《工合两年记》(1940)及《有办法》(1952),亦有专业的中国诗歌翻译。

  另一位较有名的是记者兼牛津大学罗德学者詹姆斯·伯特伦(James Bertram)。伯特伦于1935年到中国学习中文并成为外国通讯记者。他与八路军随行,并著有《中国的危机》(1937)及《中国北方前线》(1940)。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又写下《战争的阴影》(1947)并回到新西兰担任维多利亚大学英语高级讲师。伯特伦孜孜不倦地致力于推动新西兰的中国及亚洲研究。

  早期中国学研究先锋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专门研究中国的学者铺平了道路。这其中包括康浩、邓肯·坎贝尔及纪保宁在内的许多学者,他们都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在政府资助下去过中国,学习中文并一生致力于推广中国的文学、历史、文化及社会研究。

  来自中国的卓越学者在新西兰大学任教后,为新西兰的中国语言、文学、电影及文化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宋曼英等学者开拓了新西兰中国社区研究的新领域,为关于“中国性”的通行话语提供了批判性视角。本世纪,奥克兰、惠灵顿及克赖斯特彻奇三所孔子学院的成立进一步促进了中国学研究。新西兰如今拥有包括奥塔哥大学的齐娜、倪来恩及维多利亚大学的白莉民、王一燕等许多优秀的中国学研究者。

  中国的发展助推新理论范式

  新西兰中国学的较新进展首先体现在日益重视对中国社会科学,如政治学、国际关系学、国际商务、经济学及金融方面的关注。1990年代中期,一些卓越的中国研究专家开始在社会科学领域涌现。黄小明、陈瑞德等引导着新西兰政治学及国际关系学研究方面的中国学研究。新西兰社会科学领域研究中国学的重要学者还包括维多利亚大学的高宏志、奥克兰大学的杨健、坎特伯雷大学的安琳及奥塔哥大学的尼古拉斯·胡等。

  其次,最新发展体现为越来越将中国视为实证观察的基地以及新知识的来源。更多的新西兰学者认可中国的实证研究及理论贡献,这代表着新西兰学术研究的重要历史转向,为中国学研究提供了更广泛的支持。这一转变是有挑战性的。新西兰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对于问题的理解方式、所探寻的问题及所做的假定都源自欧美。然而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以及更多的中国学者为社会科学研究的问题作出更多贡献,新西兰的学者开始关注这一新的学术基地。新西兰在该地区的角色转变也是促成这一变化的因素之一。

  此外,在国际商务研究中(中国如今是新西兰的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及最大的出口市场),新西兰学术界将中国视为新西兰对外商业战略研究的重要范例。战略性研究着眼于亚太地区对新西兰的繁荣及安全的重要性,认可中国在亚太地区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以及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政治学及国际关系学对中国的政治、发展及区域动态表现出新的兴趣,而这些研究为检验并建立新的分析范式及理论奠定了基础。

  尽管地区研究专家依然重要,但其对新的中国学研究的主导减少了。新的中国学更加关注将中国问题的研究融入新西兰现行的社会科学研究中。这一发展令人振奋,有潜力产生更强大的学术成果、理论范式,加强中国与新西兰的学术联系,可以显著提高新西兰积极参与中国的政治、文化及经济的能力。

  基于以上目标,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于2009年成立并支持新西兰的中国学研究。该中心为大学、商界及公共部门更好地研究中国并共享相关知识提供了全国性的平台。该中心的成立是新西兰中国学研究发展的直接成果,同时也表明需要加强研究中国的能力。该中心以三个基点开创了新西兰中国学研究新模式。一是加强新西兰学术界与社会的互动。二是加强新西兰学术界与国际学术界的联系。中心每年都招待很多来自中国及其他国家的中国学研究专家,并且促进新西兰学者赴中国交流。三是加强新西兰学界与政界的联系。该中心如今是新西兰制定与中国相关决策的主要贡献者。

  新一代学者正慢慢涌现,其掌握更多信息,拥有更好的条件进行关于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为新西兰的中国学研究作出贡献。大多数的新西兰学者才刚刚开始抓住机会将中国的实证经验及理论模型融入其学术研究,而我们需要更多关于中国的专业知识。这预示着新西兰中国学研究有更好的未来。

  (作者单位: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新西兰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姜红/译)

作者:詹森·杨(Jason Young)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9月6日第498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