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京学子的博客

历史地理学与历史水文学的交接点

 
 
 

日志

 
 

侯甬坚:桥驿先生赐于《中国历史地理论丛》的最后文字  

2015-02-18 10:1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11日晚上,中国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秘书张伟然教授从上海发来邮件,告知:陈先生今天走了,送别可能会在15号。这几天,西安的我一会儿看网上的消息,一会儿阅读《庆贺陈桥驿先生九十华诞学术论文集》里的文字,一会儿又约请作者,请各位为《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5年第2辑第一个专栏“送别陈桥驿先生”撰稿。

 此时,我又想起了去年刊登在《论丛》期刊上的陈先生的文章,于今来说,那是尊敬的陈先生赐予这份期刊的最后文字。

 2013年10月22日,历史地理学前辈侯仁之先生与世长辞。朱士光(《论丛》编委会副主任)、王社教(《论丛》副主编)和我一起商量约请作者,撰文怀念敬爱的侯仁之先生。10月30日上午,我拨通杭州陈先生府上的电话后,说明了约请内容,陈先生立即答应了。过了两周,陈先生写好的文章,是用挂号方式寄来的复印件。对复写复印件我是了解的,好多年以前,陈先生就告诉过我,手写的原件需要存留,所以,早先寄出的是复写件,后来寄出的是复印件。

 陈先生的挂号信里还有给我的复函,他老人家说:“因为你们是‘专辑’,我如命了题,唯恐许多题目重复,所以没有命题,请您代我拟个题目,避免专辑中的题目彼此重复,谢谢”(落款时间为2013年11月12日)。年逾九旬的陈先生全身心地为《论丛》撰稿,还为我们编辑部着想,几篇约稿的题目不要重复了,并把尊稿的命名权交给了我,这又包含了先生对我的一层信任,令我着实感动,在内心体会着陈先生颇具教育意味的书写方式。

     类似本刊第一个专栏的“专辑”,一般都是我自己做下来,此次编辑中更应格外用心。经过阅读和考虑,我确定陈先生尊稿的题目为《永记导师侯仁之先生的教导》,全文很快就刊登在《论丛》2014年第1辑上。尊稿全文的内容丰富多彩,不看作者姓名的话,我们也能猜知这是陈先生的作品,因为里面有很鲜明的陈先生风格。全文最后一小段为归纳性文字:“尊敬的导师侯仁之先生离开我们走了,但我永远怀念他对我的教导”,这就是我确定题目的依据所在。——今天,我感到极为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这次约稿和陈先生完稿,我们看到了陈先生对侯仁之先生表达出来的情感,他在《八十逆旅》自传体著作里讲述的与国难同时的艰难求学过程,一直未遇见专业上的明师,倒是以后在科学研究中遇上了侯仁之等先生的指导、器重和信任,陈先生不仅以此为治学动力,而且还牢记在心,此次则应约诉诸于笔端。

 上述故事其实只是这篇怀念文章的一半,因为我自己缺乏经验,10月30日上午和陈先生的通话,竟然忘记了借助助听器接听电话的陈先生,能不能把电话内容听清楚这个细节。拨打电话在前,寄出书面“约稿函”在后,加上“约稿函”在路上走的时间,等到陈先生助手范今朝博士把“约稿函”送到陈先生府上,陈先生已经把听岔了的为“纪念尊刊”撰文的文章写好了,而且在11月4日采用挂号信方式寄给了我,所以我是先收到这篇与本刊有关的文章的。也就是说,从10月30日到11月12日,就我这边知道的情况,陈先生完成了两篇文章,其速度不可谓不快,其思路可谓是敏捷过人。

 这封挂号信中仍有陈先生给我的复函,他老人家说:“此文题目,副标题是肯定的,但正题由于我不明情况(也是耳朵助听器的问题),请您删改,或全部换个题目,请切勿客气”(落款时间为“2013.11”,应为11月初)。我仍然是在阅读全文的基础上,为陈先生尊稿确定了《贺<中国历史地理论丛>历三十二春秋》的题目。陈先生手写尊稿上的副标题为“——并纪念史念海先生”,在编辑过程中却不慎将这一副标题遗漏了,今日思忖,责任在我,深感很对不住陈先生的信任。

 如何将《贺<中国历史地理论丛>历三十二春秋》这篇文章发表出来呢?总应该有一些因缘才好。到了2013年的三四月间,编辑部将先后收到的缅怀史念海先生的文章集中到一起,恰好有北京师范大学瞿林东先生所撰《史念海先生的治学与为人——从几封信札说起》、复旦大学张修桂先生所撰《开辟中国历史地理学新阶段的史念海先生》、北京大学辛德勇先生所撰《史念海先生创办<中国历史地理论丛>季刊的经过》,再合上陈先生这篇《贺<中国历史地理论丛>历三十二春秋》,正可以形成一组笔谈文章,在我这名主编看来,真有一种因缘际会的感觉了。随即,在“缅怀史念海先生”的通栏标题下,这一组文章刊发于《论丛》2014年第2辑第一个专栏上。

 一份学术刊物向来离不开智者的指教,作者的支持,读者的支持。1990年,陈桥驿先生曾撰写过《从<禹贡>到<中国历史地理论丛>》一文,对陕西师大主办的这份期刊给出了相当中肯的评价,我们从中不仅得到了鼓励,也感到了期许和责任,看到了改进的方向。这里所述陈桥驿先生赐于《中国历史地理论丛》最后两篇文章的细节过程,是为了表达我们对尊敬的陈先生的思念,对于我们来说,若再向他老人家约稿,就已经是梦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